在不经意中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7-10 10:50    次浏览   

工作十多年来,李雪峰给领导和同事们的印象是:工作勤恳,作风朴素,谨小慎微,为人随和,多次被单位评为优秀工作者。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背后却在疯狂实施自己的敛财计划,一步步堕入犯罪的深渊。贪污、挪用巨额公款,用于个人购买彩票,从事营利活动。起先他还是向朋友、亲戚借点儿钱,到后来便用职工的工资打彩票。工资输光后,为了挽回损失,便开始挪用公款在彩票上下大注,希望能堵上窟窿,他利用自己会计业务精通熟练的便利条件,采用偷盖公章、制作假票及私自转账等手段套取国家专项资金为己所用。在李雪峰实施犯罪长达两年的时间内,他把家庭的忠告当耳旁风,朋友、同事虽然都知道他在打彩票,但都没有给予及时的提醒,纵容他在打彩票上越陷越深,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他疯狂与迷茫的时候,如果有人能及时喊一声、拉一把,也许就不会跌入如此的深渊。

经查,李雪峰利用担任石楼县国土资源局及所属国土开发所、储蓄中心会计的职务之便,在2006年1月至2008年上半年间,多次采用收入不入账、应付未付等手段,将单位收取的资源价款、土地出让金、工程款等共计1550余万元非法据为己有,涉嫌贪污犯罪。此外,李雪峰还利用职务之便,私自将自己管理的机关经费及银行利息、专项资金、职工住房集资款等共计148万元用于购买彩票,从事营利性活动,涉嫌挪用公款犯罪。石楼县纪委于2009年9月给予李雪峰开除党籍处分。吕梁市国土资源局于2009年9月给予李雪峰开除公职处分。吕梁市中院于2009年11月判处李雪峰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决后,李雪峰不服,提出上诉,山西省高院于2010年2月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李雪峰任石楼县国土资源局总工程师期间,分管财务,仍兼会计,现金支票、转账支票,会计印鉴、法人印鉴和局财务专用章都由其一人保管,资金流动他一个人就可以完成。石楼县财政局专门设立了资源价款专户,但没有按照专户管理要求,及时督促李雪峰上缴资源价款,核算中心在资金支付过程中不认真履行审核职责,没有认真审查李雪峰提供的相关票据,同时,随意将空白支付通知书放在办公桌上,支付专用章、法人印鉴和承办人印鉴保管不善,致使李雪峰有机会私自偷盖支付通知书,将县国土局账户内的公款全部提现支取。另外,李雪峰被提拔为总工后仍然兼任会计,他既是分管领导,又是具体承办人,造成了其贪污挪用巨额公款的可怕后果。

一个领导、同事眼中“作风朴素”并多次被评为优秀工作者的人,背后却在疯狂实施自己的敛财计划:贪污、挪用巨额公款,全部用于个人购买彩票,从事营利活动,一步步堕入犯罪的深渊。3月25日,省纪委公布石楼县国土局原总工程师李雪峰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并进行了剖析,李雪峰心态失衡、心理扭曲、私欲膨胀、孤注一掷的反常心理行为,令人警醒。

李雪峰,男,汉族,1971年2月生,石楼县灵泉镇宋家沟村人,大学文化,1998年9月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1996年7月参加工作,1997年1月调到石楼县国土资源局工作任会计,2005年10月任石楼县国土资源局总工程师。

李雪峰从吕梁市会计学校毕业分配工作后,1997年调到石楼县国土资源局任会计,35岁就担任了国土资源局总工程师。然而,组织上的重用并没有让他心怀感念,相反却认为自己的一帆风顺是奋斗的结果,便飘飘然起来。特别是当他看到在业务上经常打交道的企业家们一掷千金、挥金如土时,心理渐渐失去了平衡。他开始朝思暮想,坐卧不安,寻求自己的发财门道。在不经意中,通过打2元一注的彩票中奖后,他好像找到了妙方,便不顾一切地开始在河北、四川、湖北、陕西等地疯狂打彩,从一次2元、20元、200元发展至上百万元。有时,他也中奖,但是彩票兑换的金额和打出去的金额相差甚远,经常是工资血本全无。久而久之,造成很大亏空,最后到了无法补救的程度。

李雪峰在忏悔书中写道:“我有今天,完全是因为自己放松了思想改造,没有认真学习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原来只想过好日子,到后来思想腐化堕落,在犯罪的道路上越陷越深。我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迷失了方向,利欲熏心,财迷心窍,不能端正自己的心态,经不起金钱的诱惑,自以为是,自作聪明,以一颗贪婪的心,用极其愚蠢的方式牟取私利,最后酿成了无法挽回的恶果。父母给了我生命,党组织给了我成长的环境和条件,可我不知珍惜回报,而是利用职权为己牟利,并且在这条不归路上胆子越来越大,不能自拔。我的罪过让我失去了人生,失去了家人、失去了一直引以为豪的共产党员称号,这苦果自己酿成,必须由自己付出一生的代价去承担。”李雪峰谈到贪污、挪用公款时说:“我从开始就战战兢兢,每拿一笔钱,睡不好觉,吃不下饭,听说谁因经济问题犯了罪就心惊胆战,浑身冒虚汗。但表面还装得一本正经,像无事的老太爷。后来由于打彩投入得太多,没有办法,只能抱着不被别人发现的心态套取公款,发展到最后已经变得麻木、甚至疯狂。现在我追悔莫及,没有把人民赋予的权力作为替单位树形象、为人民做服务的责任,而是当作牟取私利的工具,在这条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我错了,我知道自己犯罪了,但不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就能洗刷我的罪名,此时此刻我深感痛悔。”